·凤凰鸣
·宣恩:“薅草锣鼓”田间助兴
·郧西“乞巧”习俗至今保留完好
·汉川的传统岁时节令
·应城喝“靠杯酒”的起源
·孝感“六月六”习俗
·黎元洪学术研究座谈会会议综述
·凤文化研讨会征稿启事
·挥毫泼墨魅力荆楚 乐育文诗词书法展在省图开展
·憧憬的梦
·“海峡两岸屈原文化论坛” 在宜昌武汉大学学术交流中心隆重举行
·两岸三地将首次共祭屈原
晚清中俄茶叶贸易路线的历史变迁
作者:宋时磊    日期:2017-08-22

晚清中俄茶叶贸易路线的历史变迁*

——以汉口为中心的考察

宋时磊

摘要:2013年起,中国8省联合拟将中俄从武夷山到恰克图的万里茶路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实际上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这一中俄传统茶叶运输路线发生了重大历史变迁,汉口成为中俄茶叶贸易之津梁,武夷和恰克图的地位下降,水路和陆路的联运、汉口经内河沿海运输至海参崴以及从汉口直接运往欧俄黑海港口敖德萨的贸易路线被开辟,这些新兴茶叶贸易路线的开辟带动输俄茶叶的数量和货值迅速增加。但中俄茶叶贸易路线为俄商所掌控、华商的传统商业地位损失殆尽,这是汉口外贸茶市走向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

关键词:万里茶路;俄罗斯;汉口;茶叶;贸易路线

中国历史上对外出口商品有很强的易代性,从18世纪初叶开始茶叶取代丝绸成为中国出口商品的第一大宗。此时,进口中国茶叶的国家主要有英国和俄国,英国以广州为中心进行茶叶贸易,俄国则以恰克图为买卖据点,从中国茶叶生产地到中外贸易地的国内运输部分则由华商掌握。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汉口作为华中茶叶的聚散地为英俄商人所重,他们来到汉口开拓茶叶外贸市场。运输之短板是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为此俄商积极开拓新的茶叶贸易路线,这导致中俄传统万里茶路的历史变迁,也对华商造成严重冲击。

一、中俄传统茶路的形成与不确定性因素

16世纪起,俄罗斯一直在试图向东扩展统辖空间,到17世纪初已经来到蒙古地区。明清两朝在山西北部开辟了与蒙古贸易的茶马互市,在中国皇帝赠赐和边境贸易的过程中,俄国人逐步养成了饮茶的风习,17世纪后期俄国托波尔斯克、莫斯科等市场上已经有茶在售卖。1699年,沙俄国家商队首次到达北京,以后隔三年定期到中国贩运金银、丝绸瓷器、棉布等物品,直到1716年来华商队才正式采购茶叶。该时期茶叶经历了从礼品到商品的转变,中俄贸易以北京为中心,多为皮布往来贸易,茶叶贸易居于次要地位,贸易量并不大,且俄国国家商队的活动范围受到严格的限制。1727,清俄双方签订了《恰克图条约》,确立自额尔古纳河以西的边界,还规定已有的尼布楚贸易集市,还在俄国边界之恰克图开设为中俄贸易之地点此条约使中俄早期茶叶贸易发生两大转折:一是贸易地理中心从北京转移至恰克图,二是茶叶贸易从国家商队转变为以地域为特征、取得贸易特许经营权的商帮,中国主要为西帮茶商(晋商),俄国主要为莫斯科帮、土拉帮、阿尔扎马斯克和伏洛格达帮、托波尔斯克帮、伊尔库茨克帮、喀山帮等六大商帮。其时,闽茶在英国市场上享有盛誉,俄人对闽茶也情有独钟,故西帮茶商深入武夷山区从事茶叶收购,利用牛、马等牲畜驮运,将闽茶经陆路转水路经汉口溯长江而上至樊城(今湖北襄阳市),继续北上入河南唐河、赊旗(今河南社旗县),再入山西潞安府(今山西长治一带)、沁州和太原府等至河北张家口,用驼队将茶叶经库伦(今乌兰巴托)运至恰克图后交予俄商,俄商再将茶叶贩运至俄罗斯各地。其中,从张家口到恰克图有东中西三条商路,中路为路程最短、货物流通量最大,但运输条件极为艰苦。该贸易路线是中俄茶叶贸易的重要路线,前后持续时间将近200年,直到1860年代汉口、天津等港口开埠才发生新的变化。从武夷茶区到张家口行程有5000余里,从张家口到恰克图行程超过4300里,茶叶从中国运输至边境口岸历时近半年,正是这一贸易路线被学者称为“万里茶路”,2014年各方已启动将其申报为世界非物质文化的规划。这一由晋商开辟的新兴茶叶贸易路线,改变了中国境内以北京为中心的贸易时期经鄱阳湖、顺长江入大运河至北京的传统南北茶叶商路和贡道。

二、开港后汉口成为中俄茶路之津梁

19世纪初,俄商对两湖茶已经有初步了解,太平天国战事对中俄传统茶路的堵塞为中部茶叶向俄输出提供了机遇。中部茶叶主要以湖南、湖北、安徽南部和江西北部为主要来源地,这些地区从唐宋时期便已是中国重要的产茶区。中国茶叶自鸦片战争起大规模进入世界市场后,祁门红茶、宁州红茶、湖南红茶和宜昌红茶等为英国等国家所知。汉口位于华中产茶区的核心位置和黄金水道之上,与这些产茶区水系相通、陆地相连,自然而然成为茶叶发卖和输出之门户。由于清政府一向禁止俄商深入中国内地采买,中俄传统茶路自内地至恰克图部分贸易一向为晋商所垄断。但俄罗斯一直觊觎中国内地的茶叶生产基地,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在1851年与清政府签订《伊利塔巴尔巴哈台通商章程》,打开了中国西北边疆的贸易门户,新疆成为中俄茶叶贸易的新通道。1858年,《中俄天津条约》将中俄通商从西北边疆拓展到七口通商,并提出中方取消对陆路通商的条件约束,不加限制。特别是1862年中俄《陆路通商章程》更具标志性意义,该章程打破了边境贸易的地域限制,俄商取得了在中国内地直接从事茶叶采购、加工、贩运的权利,以及与天津通商的关税优惠。但从汉口运往天津的茶叶除在汉口缴纳2.5/担的出口关税,在天津还要交1.25/担的子口税。1866年,在俄国政府的强迫之下,清政府同意免纳天津子口税的要求,进一步降低了陆运费用,但从汉口运至天津的茶叶不允许在周边销售,必须全部转运至恰克图到俄罗斯销售。

这些条约和章程给俄商深入汉口内地收购茶叶以及茶叶的外运提供了便利条件。他们一方面深入汉口及其附近茶区积极从事茶叶收购、开设砖茶工厂,改进砖茶压制方法。1863年顺丰洋行(S.W. Litvinoff & Co.)、1866年新泰洋行(Tokmakoff, Molotkoff, & Co.)、1873年阜昌洋行(Molchanoff, Pechatnoff, & Co.)等俄商在汉口及周边的羊楼洞等地设厂制茶,较中国茶商所生产,成本要低、品质更优,故收获颇丰。到1895年,在汉口从事砖茶制造和贸易经营的有新泰、百昌、源泰、阜昌、顺丰等多家俄商,其中以新泰洋行最为繁盛。与此同时,英商也积极在汉口从事茶叶贸易开拓,英俄双方在汉口展开了长时间的激烈竞购另一方面,为进一步降低运输费用,俄商还调整茶叶贸易路线,开始水陆联运。其方法和路线为以汉口经营的重心和根据地,将附近茶区收购的茶叶和制造之砖茶集中在汉口装船,运至上海,经中国沿海海路运至天津,再通过陆路运输至恰克图。这致使天津运往恰克图的茶叶数额迅速增加,1865年为1647888磅,1866年为2399291磅,1876年增至8675907磅,增长5倍多。

俄商深入汉口并积极开拓茶叶路线,意味着俄罗斯凭借不平等条约所赋予的权利,努力摆脱晋商为中俄茶叶采买之代理的境地。在中俄传统的茶叶贸易路线,晋商曾赚得巨大利润,俄罗斯一直在试图掌握茶叶贸易的整个路线。1867年恭亲王等奏复山西商人的陈请中称:“从前恰克图贸易之盛,由于俄国人不能自入内地贩运,自陆路通商以后,俄人自行买茶,不必与华商在口外互换,因之利为所夺。1868年的领事商务报告称:“运往恰克图的茶叶,大都不是在买卖城收购,而是在湖北收购,所以自然就要用那些经由最便宜的航道运到湖北省的大港口——汉口——的俄国制成品来还清一部份茶款。随着汉口茶叶贸易对俄输出的地位日益提升,恰克图贸易茶叶中心地位开始褪色,逐渐从属于汉口的茶叶贸易,1866年在陆路总输入砖茶104804普特中,恰克图贸易的占43773普特,而俄队商直接自汉口输入54117普特,到1868年时,陆路输入砖茶185985普特,俄队商自汉口输入130537普特,恰克图转运的有12641普特。俄商掌握茶叶贸易路线,对长期经营该路线的晋商影响颇大,188010月祭酒王先谦奏折中曾提到:“从前张家口有西帮茶商百余家,与俄商在恰克图易货,及俄商自运后,华商歇业,仅存20余家。”1900年,趁八国联军之乱,俄罗斯对华商加重税收:“红茶以分合税一分,重华秤十一两二钱,每分收俄洋六十二分半。计茶一箱,原本不过四十二三两,税银约需四十五两,……砖茶并按每分六文一厘半征税,合计所收数目均过于原本,以致赴俄华商半多亏歇,而库伦至张家口一带商务亦因之窒碍。”俄商的争夺和俄国的重税,挤压了晋商生存空间,这也成为传统晋商衰落原因之一。

俄商还以汉口为中心,向九江、福建等地拓展茶叶收购和生产之基地。清末,九江也是全国重要的茶市,该商埠连接着赣西北、赣东北、吉安府以及安徽徽州府、福建崇安等重要产茶区,俄商对此亦有所觊觎。1870年,汉口俄国茶商派员到九江采购白毫茶和砖茶,发现该地茶叶质优价廉。于是,原本在汉口从事砖茶加工的俄商阜昌新泰、顺丰等分别于1870年、1875年和1882年在九江开设砖茶分厂。1891年俄国人开始在九江生产方茶,一直持续到1895年,九江茶市走向衰退之后,俄商又将市场退缩至汉口。与此同时,俄商也积极从汉口向福州拓展砖茶生产基地。1872年俄商伊万诺夫派波雅特科夫了解福州茶市行情,波雅特科夫在福州收购茶末开始生产砖茶。1875年,他与汉口俄国茶商莫尔恰诺夫合伙开设了茶叶商行。汉口的巴纳玛洛夫、托克玛科夫—舍维列夫等商行也选择在福州开业,当年底“福州及福建内地俄商已设立了56个厂,1876年发展到9个厂之多”。总体而言,俄商在福州经营并不成功,最终同样选择退回汉口。在此情形之下,汉口对俄国茶叶输出至为重要,到1894年汉口直接装运出口的茶叶为14.7万担,其中俄商占输出总数的85%,汉口外贸市场为俄罗斯所独占。

三、中俄茶路从陆路到海路的更替

俄罗斯原本是发源于内陆的国家,一直试图发展海洋实力,相继打通了通往波罗的海、黑海和太平洋的出海口。尽管如此,俄罗斯与英国、荷兰等国以及后起的美国相比,航海事业发展相对滞后。因此,俄罗斯长期重视陆路通商贸易路线的开拓,通过不平等条约摄取陆路通商的税收优惠,而远洋海上通商贸易路线一直没有得到发展。海路运输茶叶在成本、人力投入、运输时间节省等方面都极具优势,这是俄国茶叶运输采取妥协措施、逐渐走向海陆联运的重要原因。但是海陆联运所经过之海陆实际上是在中国内河、沿海路线上运行,而远洋运输仍旧是俄罗斯茶叶贸易之短板。

俄罗斯远东陆地有太平洋海岸,故俄罗斯尝试将海运路线继续拓展至东北亚。1867年阿拉斯加出售给美国前之前,俄罗斯的俄美公司已经在开始着手开辟远东与中国沿海的贸易路线,从1850年代起每年平均从海路运进茶叶约8000普特,约占俄国进口中国茶叶重量的3%1870年俄罗斯轮船贸易公司的船只完成了远东的航行,很快又停止了航运。1873年俄国在远东地区成立航运公司,公司两艘海轮抵达汉口参与海路茶叶运输,经上海出海口后,通过太平洋上的尼古拉耶夫斯克(庙街)口岸进入黑龙江水路,水程约6000由黑龙江西上,继续借助俄罗斯国内的内河轮船又行约五、六千里,然后登岸,更以车马船只,水陆分运各省镇乡。尽管有专业人士指出这一航线每年只同行6个月,航运公司仍旧看好这个航线,因为“如果使用轮船,即可以缩减为70天;而且除了节省驼商队贸易的全部投资的利息以外,轮船运输实际上可使每1箱茶叶省去6个卢布(3两或18先令)的运费。”经这条路线运输的茶叶数量并不稳定,1871年为647担,1872年为1813担,1875年为6053担,1877年降为4385担。

1881年中俄《改定陆路通商章程》大幅酌减了各等级茶叶的税率,特别是海路运输的税收,海路和陆路运费间的差额从每俄磅38戈比缩减为14.5戈比。进入1880年代后,俄罗斯加大对远东航线的开拓,从汉口转上海后直接运往海参崴,如俄国“义勇舰队”开辟了从汉口至海参崴的定期航线。但总体言之,俄国茶叶贸易一直受制于海运不发达之掣肘,1898年英国女历险家伊莎贝拉·伯德记载,进入汉口港船吨位英国为550000吨,其他国家仅有60624吨,其中中国和日本在这吨位中占据32099。汉口茶市对俄有重要地位,但从记载看,俄罗斯在汉口的轮船吨位极少,其航运能力十分有限。

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导致张家口等地商人受到威胁、天津港被迫关闭,这对汉口茶叶运输路线从恰克图向海参崴转变起到关键性的推动作用。随着1903年中东铁路和1904年西伯利亚铁路的建成,俄商从汉口等口岸用船将茶叶运海参崴、尼古拉耶夫斯克,特别是日清战争后开辟了汉口经上海到大连的路线,然后经铁路运输到欧俄的路线日益重要。在俄国方面,以往从恰克图到莫斯科需要16个月运输,凭借铁路则压缩至7周,每磅茶叶运费降至9美分;在中国方面,从天津运输至恰克图需要49-90天,故该陆路运输则迅速被铁路运输所取代。俄商借助于贸易特权及交通路线之便利,不仅将茶叶运输至本国消费,还向新疆、蒙古等地再出口,形成“俄茶倒灌”的景观,这对传统以晋商为主体的商人又是一打击。对此,在理藩院1911年的奏折中有所体现:“蒙古商务,向以茶为大宗,理藩部例有请茶票规,为大宗入款。近来销数顿减,不及旧额十之三四,实因西伯利亚铁路交通便利,俄茶倒灌,华茶质低费重,难与竞争。”海路联运另一优势在于,英国茶商在同俄商竞争中丧失价格优势,进入1890年代晚期俄商开始独占汉口茶叶外贸市场。

汉口茶叶经亚洲海路输俄统计

年份

数量(担)

年份

数量(担)

1874

3659

1875

6053

1876

7193

1877

4385

1878

5440

1879

10964

1880

19238

1896

17776

1900

39839

1902

42568

1903

68434

四、中俄茶路从亚俄到欧俄的均衡

中国茶叶经由陆路被大量贩运至俄国,但俄国茶叶真正消费中心位于欧洲部分,陆路运输成本较海运要高,运输时间较为漫长,且渐被少数大俄商所把控,所以该路线茶叶运输路线并不能有效满足俄国消费者迅速增长的需求。18世纪晚期起,世界茶叶贸易的主导地位从荷兰转移至英国,英国商人除供应英伦三岛本土消费所需外,还在不断满足荷兰、俄罗斯和德国北部的分地区急剧扩张的茶叶消费。从交通运输条件看,欧俄同英国之海上商路远比中国到俄罗斯的陆地商路更加便利,成本也更低,因此俄国每年从英国大量走私茶叶。但1850年代以前,俄国规定中俄之间的茶叶和皮货贸易只能通过恰克图进行,严格禁止俄国商人从中国经由海路输入茶叶或者从英国进口茶叶,这是因为茶叶是陆路俄国商帮所从事的最重要的垄断商品,国家从中取得高额的税收收入:“在这些年里茶叶走私非常猖獗,这种走私一部份是由于高额的关税造成的,一部份是由于恰克图垄断商对俄国消费者勒索过高的茶价造成的。”1850年代为例,俄罗斯从国外年平均输入茶359900普特,从英国运至或走私至俄国的茶约每年有162500普特,约占全年茶叶进口额的45%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马克思看到了垄断贸易对俄罗斯不利的一面,在1857年对俄国的贸易策略做出预判:“可以看出俄国的努力决不只限于发展这种陆路贸易”,“它无疑地会利用任何有利的机会来设法参加同中国的海上贸易”。

马克思的预判旋即得到应验。1861年,俄罗斯取消了陆路贸易垄断权。18624月,为了阻止从英国等地进入欧俄猖獗的茶叶走私贸易所带来的税收损失,规定从海路把茶叶运进俄国的欧洲部份是合法的。经由海路将茶叶运入欧俄合法性的获得,势必会对恰克图的贸易产生冲击。1867年,英国驻圣彼得堡大使馆秘书朗雷(T. S. Lumley)向本国上下两院呈交一份分析报告,用客观详实的分析证明同等质量的茶叶,从恰克图运抵莫斯科的费用,比从伦敦、哥尼斯堡或汉堡运抵莫斯科的费用大得多,为此他预言从中国到欧洲的茶叶贸易将会成为恰克图贸易的有力竞争者,“虽然恰克图贸易仍旧可以供应西伯利亚和俄国最边远的北方各省所需的茶叶,并从中取得利润,但恰克图贸易却不能和那个现在把茶叶供应给俄国南部和西部各省的欧洲贸易竞争。”尽管各方都已看到欧俄与中国贸易的前景,但俄国一直被海运能力所困扰:1860年,英国在世界贸易中占据整个商品流转额的23.9%,而俄国只占3.6%。直到1870年,俄国在世界商业航船和商业汽船总吨位中所占比例仍旧微乎其微。

1869年,苏伊士运河的开通是人类海运史上一件大事,欧洲商船不必再绕经非洲南端好望角,可以直接经苏伊士运河运达欧洲。缩短航线的直接结果是将中国茶叶运往欧洲的海运时间大大缩短,从原来三四个月减少为45-58天左右,从汉口到英国甚至可以压缩到31.5天。。俄商运茶船只在通过苏伊士运河可直接运抵黑海的敖德萨或者巴统,不必如以前经过英国转口。另外海运运输量大,运费在各种交通路线中最为低廉。1840年代,苏伊士运河没开通前,茶叶从广州到伦敦的运费为30-40银戈比/普特,1870-80年代该路线茶叶运费跌落至3-4英镑/吨,而从恰克图到莫斯科则要6银卢布/普特。经由海路运输茶叶的运费要比陆路便宜7-8倍,那些经海路转运欧俄的茶叶,销售价格要比经西伯利亚运来的便宜很多。空前利润空间调动了俄商从事欧俄贸易的积极性:18715月,俄国海运贸易公司的商船经吴淞口直抵汉口,满载俄商由汉口采购的茶叶返回敖得萨,开辟了汉口欧俄的直接海路运输路线;1872年,“乞哈切耶夫号”和“俄罗斯号”来到汉口运茶至敖德萨1873年,“俄罗斯号”装茶2012757磅,同样开往黑海之阿得洒口岸。自此,凡供销俄国欧境的茶叶,基本都由汉口装船经地中海运抵俄国黑海之敖得萨。在1870年代,此茶叶运输路线受到俄国和土耳其紧张局势特别是1877年俄土战争的影响,俄国海运贸易公司的对华茶叶贸易经营十分不稳定。

1878年俄土战争结束后,俄国打通了经由黑海通往地中海的通路,汉口与黑海敖德萨等地贸易得以恢复。俄国的“义勇舰队”((Russian Volunteer  Fleet)代替了俄国海运贸易公司的船只,设立汉口——敖德萨之定期航线,掌握了汉口茶叶向欧俄运输的控制权,俄国阜昌洋行是其贸易总经纪人。1885~1893年,经敖得萨海路进口的汉口茶叶增长了两倍多。1890年代初,进入敖德萨的中国货物总值达到了1300万~1400万卢布,这些货物主要是茶叶,进口额已经接近经恰克图进口的水平1898年一位女探险家无不感慨地写道:“俄国商人目前已经将茶叶贸易掌控在手中,他们在汉口和九江拥有生产砖茶的工厂,1898年俄国义勇舰队有五艘蒸汽船装载了茶叶驶往敖德萨,一艘驶往圣彼得堡。由于俄国商人直接并且积极地从事汉口茶贸易,经由敖得萨的海路贸易和经由天津的陆路贸易逐渐增加,每年经伦敦再输出到俄国的茶叶逐渐减少,尤其是从汉口到敖德萨的茶叶贸易路线降低了俄国进口茶叶成本,有利于本国消费者,却威胁到英国再输出茶叶贸易的利益。例如,1896年,仅有一艘英国船从汉口向伦敦输出茶叶,而俄国却有7艘义勇舰队蒸汽船向敖德萨运茶。总体言之,俄国通过海路将茶叶运往欧俄的茶路,同样受制于航运发展滞后的制约,还经常租借德国船只支援运输。尽管如此,汉口茶叶经由海路的茶路源源不断地运往欧俄,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中俄海上运输受到阻隔,俄商转而从印度和锡兰进口茶叶,市场的转移特别是俄国十月革命的爆发,使得汉口对欧俄出口的断崖式下滑直至最终中断。

1880~1893年汉口至敖德萨贸易路线茶叶输出量

年份

输出量(千克)

年份

输出量(千克)

1880

2197861

1887

6066059521

1881

3259016

1888

8116930882

1882

4393231

1889

8379919810

1883

4932000

1890

10839124275

1884

5298476

1891

11826524434

1885

4032764437

1892

7726026630

1886

6232960436

1893

10494593218

五、结论

在中国饮茶风习传入俄罗斯后,国内消费需求不断增长。由于自身不出产茶叶,俄罗斯倚重通过与中国贸易取得足够国内消费的茶叶,从18世纪到19世纪中期形成了以福建武夷山为起点到恰克图的著名万里茶路。这一茶叶贸易路线中国部分主要由晋商主导,俄国部分主要有六大商帮主导,都带有一定的贸易特权和垄断优势。在此期间,中俄茶叶贸易尽管受中国和俄国政治、军事、外交等方面影响,但得到较好延续、迅速扩大了贸易规模,形成了与英国海路茶截然不同的陆路茶。爆发于1851年的太平天国运动,致使闽茶外运困难,这给以汉口为中心的两湖茶担纲中俄茶叶贸易主角提供契机。汉口茶市凭借独特的水陆交通优势、毗邻茶叶主产区的地理优势,成为英俄茶商竞相争夺的对象。面对英商的竞购和竞运,俄商一方面深入产茶区积极收购、修建工厂改进砖茶生产方法提升品质,另一方面又意识到自身运输能力的短板,通过与清政府签订不平等协议取得陆路通商特权和海关税收优惠政策,开始积极调整茶叶贸易路线,将汉口茶叶利用长江内河、中国东部沿海运输至天津再陆路运至恰克图,或者运往俄国东部港口海参崴再使用铁路运输至欧俄。苏伊士运河开通后,俄商与英商开展正面运输竞争,从汉口直接运输茶叶至欧俄黑海口岸敖德萨。尽管受海洋运输能力限制,但为了缩短运输路线、减少运输时间、降低运输成本、避免运输对茶质之损伤,俄商还是积极利用水路调整茶叶运输路线。晚清中俄茶叶贸易的四条路线,都是以汉口为起点,汉口成为俄罗斯茶叶的重要来源地1880年代英商迅速退出中国市场后,广州、福州等茶叶贸易港受到冲击,俄商的需求延缓了汉口茶市的衰落。19世纪末期,中国茶叶将近一半出口至俄罗斯,1906-1916年超过60%的茶叶出口至俄罗斯。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汉口茶叶对俄出口达到顶峰。但汉口茶叶输出路线的开辟以及主导权由俄商所掌握,出口茶叶的质量控制也没有实现内在化。十月革命导致俄国消费需求发生变化,布尔什维克政府对茶叶贸易进行管制,以汉口为中心的对俄茶叶贸易走向衰退,晚清中国茶叶走向全球化的进程归于失败。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质量发展战略研究院、茶文化研究中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