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鸣
·宣恩:“薅草锣鼓”田间助兴
·郧西“乞巧”习俗至今保留完好
·汉川的传统岁时节令
·应城喝“靠杯酒”的起源
·孝感“六月六”习俗
·黎元洪学术研究座谈会会议综述
·凤文化研讨会征稿启事
·挥毫泼墨魅力荆楚 乐育文诗词书法展在省图开展
·憧憬的梦
·“海峡两岸屈原文化论坛” 在宜昌武汉大学学术交流中心隆重举行
·两岸三地将首次共祭屈原
博物馆中国起源论
作者:龚乾    日期:2017-08-22

摘要:

清末张謇学习西方所创立的南通博物苑,被认为是我国第一所博物馆。中国的博物馆与博物馆学往往被认为是舶来品,是学习西方的产物。但博物馆的“西方一元论”观点是值得反思的,将视野回归至中国文化之中,我们是不难发现中国博物馆历史久远的起源与沿革。本文通过梳理中国文化的多个层面认为:中国的博物馆虽无博物馆之名,但文化中有多个维度的起源,文献的记载以及实体的所

关键词:博物馆 中国 起源论

:博物馆西方起源

关于博物馆起源的研究,迄今为止大多是以西方为中心的主要观点包括1:始建于公元前290年献给缪斯女神的亚历山大里博物馆是世界上最早博物馆。2:博物馆通过制造某种类似古代神庙、埃及陵墓的特殊空间,达到一种超越现实的永恒效果。3:按照古希腊“地、水、风、火”四分法进行珍宝收藏的“奇珍室”是博物馆的重要起源。4:奇珍室、博物馆是“整个宇宙的精确复制”或者是“再造宇宙”。英国贵族阿什莫林家族将其收藏捐献给牛津大学,开创了近代博物馆之先河。

西方主要的五种博物馆起源说不同学者分别纪念的内容主题、对比西方陵墓神庙的纪念属性具有分类逻辑的博物收藏观希翼模仿复制宇宙的意愿、家族收藏并捐献给社会进行陈列等个层面详细论证了博物馆的起源。

但西方关于博物馆的起源仍然存在着争论:关于亚历山大里大博物馆是西方博物馆的起源观点,有些学者表达了不同看法:法国学者扬赛认为作为献给缪斯女神神庙意大利的克罗托纳则有亚历山大里亚博物馆年代更为久远缪斯神庙,建成时间在公元前世纪左右这比亚历山大里亚博物馆还早数百年,且该地为毕达哥拉斯学派的诞生地。而中央美术学院李军教授考证后认为:亚历山大缪斯神庙主要一个论坛、一个交流的场所思想观念沟通的平台,不具备物质收藏的属性不是博物馆直接起源。

二:博物馆的定义

2007年博物馆协会在维也纳所召开全体大会通过了经修改的《国际博物馆协会章程》。章程对博物馆的定义为:博物馆是一个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性常设机构,为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遗产。

1946年博物馆协会(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Museum)成立以来,1946年、1951年、1962年、1971年、1974年、1989年、2007年国际博物馆协会对博物馆的定义做出了数次的修订。从最初1946年强调为公众开放、包括动物园和植物园——1974年强调不以追求盈利为目的、保护、研究、传播人类及其环境的见证物——2007年将“见证物”更改为“物质和非物质遗产”,将“教育”放到了博物馆功能的第一项进行强调。

由此可以发现:博物馆是动态发展的概念,内涵与外延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西方在论述博物馆起源时会从埃及陵墓、沃姆珍宝馆、梅迪奇家族收藏谈起,但这却并不对应对公众开放功能。今天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全球的艺术博物馆扩张和其职业经纪人制度也不能对应博物馆“不以追求盈利为目的的定义。西方学术界博物馆起源问题上争辩激烈,迄今仍没有达成统一共识

梳理博物馆的定义可以发现:虽然其定义不断的发生修正,但博物馆的核心没有变化符合博物馆定义且具有收藏、研究、教育、展示四大功能的文化机构博物馆。研究中西博物馆的起源发展历程,需要用这样的标准进行衡量与判断。例如重新思考文化实体中是否具有博物馆部分属性为博物馆的产生发展发挥重要作用文化机构,或者文化遗产中是否存在符合博物馆定义及且具有收藏、研究、教育、展示功能的实体博物馆。

回归中国文化视野下的再思考

南通博物苑的官方网站上这样介绍的:南通博物苑——中国最早的博物馆。许多中国学者认为中国第一所博物馆就是清末状元张謇学习西方所创立的南通博物苑。甚至笔者在阅读一篇关于中国博物馆学理论的博士论文中曾读到这样笃信的语句:“对于中国来说,博物馆及博物馆学都是舶来品,他们是西方近代社会的产物,生西方的政治、思想和文化土壤之中。“博物馆”这样一个不断变化的概念中,回溯我们的文化与历史不禁要问:中国的博物馆真的只是纯粹“舶来品”,按照博物馆的定义与功能对照,在南通博物苑之前中国就没有博物馆

宏钧认为世界上最早的博物馆就在中国曲阜公元前5世纪在山东曲阜的阙孔子故居建立的孔子庙堂是中国最早的纪念性博物馆比亚历山大博物馆早188左右。在孔子去世后第二年,君主为了纪念孔子的业绩、传播他的思想特命将曲阜阙里孔子故居的三间住房陈列孔子的衣琴书和所乘之车,每年举行纪念活动人们瞻仰。公元前1世纪汉代著名历史学家司马迁曾参观孔子故居及其陈列并将其见闻写入《史记之中对照博物馆的展示、研究、收藏、教育四大功能可以发现追慕悼念孔子将其故居作为展览场所将其前所用之物作为展品进行收藏并陈列、定期举办纪念活动以此传播孔子思想、按时来孔庙研习儒家经典分别对应围绕孔子故居所展开的展示、收藏教育与研究四大博物馆核心功能。

宏钧进一步认为从曲阜孔子庙堂到诸葛武侯祠、李白故居、杜甫草堂具有中国特色的古代纪念类博物馆,这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追念贤、尊崇人文精神的体现。但王宏钧关于博物馆最早起源中国的观点并没有得到学界的重视,有人进行博物馆中国起源论的系统研究。而关于西方博物馆起源及发展的论文著则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

考古学、艺术学、博物馆学、文艺学等学界对古代帝王陵墓、宗教石窟、艺术与建筑、戏曲文学、金石考据、收藏与场所、博物著作等都有专门研究,但有学者重新思考这些文化形态与中国博物馆起源之间的内在关联。‍‍我们需要重新全面、穷尽性的摸排博物著作,并宏观的分析其哲学思想、编撰逻辑与分类思路研究中国博物观与中国收藏传统、内容、分类之间的的逻辑关系深入研究中国古代的碑石园林类、藏书宗教类的实体博物馆;寻找戏曲文学中博物馆的描述;从博物馆的视角出发重新梳理中国文献、文学、艺术、建筑、收藏中蕴含中国博物馆多个维度的起源。

熹平石经与博物馆雏形

东汉时期汉灵帝为了维护统治地位,下令校正儒家经典著作,派蔡邕等人把儒家七经抄刻成石书——熹平石经,洛阳太学门外,成为中国历史最早的官方儒家经石刻。从博物馆的视角来观察熹平石经其特定的历史时空中和周围的场域一同呈现出博物馆的雏形。

第一太学系当时的国家学府熹平石经《鲁诗》《尚书》《周易》《春秋》《公羊传》《仪礼》《论语》儒家七经于太学,起到了教育的功能第二作为最早的经书,熹平石经向世人公布儒家经文范本,具有传播儒家思想的重要作用。第三:熹平石经以石教科书的形式为学者平息正伪纷争儒士专注深入的研究提供可能。第四:熹平石经的公众呈现方式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起到纠正别字,维护文字统一作用

可以设想,当时人们从四面八方来洛阳太学门外此阅读研习熹平石经;儒生在石经前抄写与校对自己的经书文字;博士官于石经前讲授儒家经典;儒们于石经辩论、讨论、交流经书内容学习体会——由这部中国最早的儒学石刻本特定历史时空所发生的事件与文化现象来看,对应“物质和非物质遗产”传播、教育、展示的博物馆重要功能,为中国碑博物馆的产生奠定了重要基础。

中国碑石类博物馆——碑林

始建于北宋元佑二年(1087年)的“西安碑林”以收藏历代碑石、墓志及石刻造像为主,经过历代不断收藏、扩建成为碑石类专题博物馆。“碑林”最早藏品为“石台孝经”,系孝经的官方规范版本。与石台孝经同期移于碑林并收藏的国宝级藏品还有“开成石经”,碑林所收藏世界上最大、最重、最厚的质图书。

碑林建立首先归功于北宋李大忠保护其从当时“地杂民居,地势洼地所转运到现在西安的碑林 “府学之北墉”,并对建筑做了建设与改造。博物馆建筑已初具规模崇宁二年(1103),虞策将府学完全迁至碑林,并对碑林府学、进行了重修与扩建。此时碑林与府学、文庙在同一场域空间,成为集博物馆高等学府、儒家思想传播、祭祀孔子的祠庙建筑同一场域空间的文化综合体

碑林的藏品除了石台孝经、开成石经外,还有众多唐宋碑刻,如唐代大书法家虞世南褚遂良欧阳询张旭柳公权颜真卿的作品。宋至清代苏轼、黄庭坚、米芾、赵孟頫等大书法家的诗文书迹。此外还收藏有陵墓石刻、墓志画像砖、石椁石质雕塑等石刻书法与绘画作品。这些藏品具有珍贵的史料价值、书法价值、文献价值、艺术价值成为自宋以来书法艺术爱好者艺术宝库

碑林建成虽屡经战火、地震等破坏,但在金正隆五年(1160年)十四年(1285年)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万历十六年(1588年)清康熙三年(1664年)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古代各级官府官员不断碑林进行修葺,重新规划布局并改建碑林建筑。他们整理藏石,复立倒地,修整摹受损经、补刻重要石经,不断增加碑林收藏派员进行管理并限制

对照今天的博物馆定义可以发现碑林有着面向公众的开放性机构的非营利性、在其空间场所所承担的教育功能、碑石所承载的文化史料、文献研究价值以及提供观众领略书法艺术美的欣赏功能、不断丰富展出内容与陈空间拓展维度可以看到碑林从建立一开始就是完整意义上的碑石类专题博物馆,在其后的不断收集藏品、扩建过程中成为承载中华文化书法艺术重要博物馆

“上林苑”与儒家博物观

“上林苑”这所秦朝始建,汉武帝加以扩建宫苑,是一所奇花木的植物园,珍禽异兽的动物园。上林苑植被丰富,初修时群臣于各地进贡名果异2000余种例如葡萄宫引种西域葡萄,扶荔宫养荔枝、菖蒲、槟榔、山姜、桂、龙眼、橄榄、柑桔之类南方奇花异木。上林“百兽”:据《汉书·旧仪》载:“苑中养百兽,天子春秋射猎苑中,取兽无数。”

这样根据不同动植物类别进行的营造的观念反映了儒家思想的博物观:汉武帝推行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思想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正统和主流。儒家经典之一《尔雅》是一本具有博物观的辞书,反映了当时人们对于宇宙万物的认识和系统分类,在历史备受推崇。汉文帝设立了《尔雅博士,汉武帝时期出现了解释《尔雅》的《尔雅注

尔雅动物类别,目录释鱼释鸟释兽释畜等篇植物类别中则有释木释草等篇每一项目录下均有详细的记载,尔雅》的第18释兽》例,鼠属、齸属、须属四类。仅属类的兽就有近五十种,如麋鹿豕子貍子狒狒对此加以释义。

汉武帝独尊儒术的时代背景《尔雅的分类逻辑对应了“上林”中“宫”“观”,且影响着上林苑的设计营造:据《关中记》记载“上林苑有观看赛狗的走狗观、犬台宫、观看赛马的走马观、和观赏鱼鸟的鱼鸟观、饲养和观赏大象的观象观、饲养和观赏白鹿的白鹿观,以及养蚕的茧观。不难发现《尔雅为上林中动植物搜藏,根据动植物分类进行空间规划分布以及匾额命名提供了重要依据

上林苑作为皇家的涉猎场所,观赏珍稀动植物提供皇家游玩的作用以外,还蕴含了汉武帝对于宇宙天下的认识。《汉武故事记载:(汉武帝凿昆池,积其土为山,高三十余丈。昆明池三百二十五顷,池中有豫章台及石鲸,刻石为鲸鱼,长三丈。正如巫鸿所言:“织女像和牛郎像分别被放置在相对的两岸,使该池成为对银河的模拟,池中有一巨大的石鲸,把这个人工湖泊转化成一个汪洋大海。”这种建造理念也反映了汉武帝追寻想象域外世界并通过上林苑来创造一个缩小版的天下,呈现蕴含天下并牢牢掌控于汉武帝视野之中的恢弘理念“上林苑博物馆的视角来观察是一所合植物、动物园、象征宇宙天下并寄托了汉武帝恢弘的政治理想与抱负博物馆。

“太虚幻境”中的博物馆雏形

中国古典小说巅峰之作《红楼梦》是当时社会的百科全书,其中所描绘的“太虚幻境”是作者用梦幻旖旎的文字在表达梦境中警幻仙姑带领宝玉来到太虚幻境,入境后看到具有道家哲学意味、梦醒之辨的十二金钗的判词。

(宝玉)竟随着这仙姑到了一个所在,忽见前面有一座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上面横书着四个大字,道是“孽海情天”。……当下随了仙姑进入二层门内,只见两边配殿皆有匾额对联,一时看不尽许多,惟见几处写着的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暮哭司”、“春感司”、“秋悲司”。

这是《红楼梦》当中的一个片段,“太虚幻境”与小说开篇的大荒山、青埂峰、急流津、觉迷渡口一样,其情节内容是魔幻、神话、超现实的。但笔者发现宝玉游历的“太虚幻境”和如今的博物馆确有诸多共通之处:

当见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对应今日参观博物馆门前的石牌。转入牌坊到书写孽海情天对应博物馆入口到展厅之间的公共空间。随了仙姑进入二层门内,对应进入博物馆后的序厅。只见两边配殿皆有匾额对应博物馆从序厅观察博物馆内景象。一时看不尽许多,惟见几处写着的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暮哭司”、“春感司”、“秋悲司”对应博物馆中不同名称的展厅。抬头看这司的匾上,乃是“薄命司”三字。对应面对某一主题的展厅。进入门中,只见有十数个大橱,皆用封条封着,看那封条上皆有各省字样。对应博物馆中十余个展柜,并按照省进行分类保存。宝玉一心只拣自己家乡的封条看,只见那边橱上封条大书“金陵十二钗正册”对应观众从自己兴趣出发,去找到自己要观看的内容。只见那边橱上封条大书“金陵十二钗正册”宝玉再看下首一橱,上写着“金陵十二钗副册”,又一橱上写着“金陵十二钗又副册”对应着博物馆展柜中所承载的将其分为三类的展品。

空间序列上,“太虚幻境”所描绘的园林、建筑、牌匾、对联等等细节上均吻合如今博物馆在空间秩序上的层层递进,具有起承转合的线性节奏。我们分析贾宝玉在太虚幻境中行进路线:1看到石牌上书“太虚幻境”——2转过牌坊进入一座宫门——3随了仙姑进入二层门内——4看到两边配殿,有匾额对联——5进入配殿“薄命司”——6只见有十数个大厨——7寻找到有自己家乡名称封条的橱观看册。

贾宝玉这一游览顺序可以一一对应今天观众参观博物馆的顺序:1进入博物馆大门——2进入博物馆大门后的露天公共空间——3进入序厅——4看到不同展览内容的展厅——5进入某一特定展厅——6看到储存展品的展示道具——7根据自己兴趣有重点有选择的进行观看。

“太虚幻境”同样体现了收藏的逻辑与标准:收藏遵循了按省分类,将按各省命名的十余个橱来陈列与储藏书写判词的命运之册。贾宝玉打开又副册橱看册,又开了副册橱门看册,再到取正册的观看过程,与透过警幻仙姑所说“贵省女子固多,不过择其紧要者录之.下边二厨则又次之.余者庸常之辈,则无册可录矣。”我们可以清晰的发现“太虚幻境”中收藏的标准与逻辑,这种收藏并非杂乱无序或是全部收藏,而以文学化的标准,即根据小说中的地位角色不同,有重点有省略的进行分省(橱)收藏。

从博物馆的视角寻找中国戏曲文学中所描绘的博物馆雏形,并对其进行新视角下的重新分析与解读中发现:《红楼梦》在第五回描写的太虚幻境中描绘一所命运博物馆。太虚幻境里有着园林、建筑与室内陈列的描述,并且详细的叙述了牌坊(馆名)、宫门(公共空间)、匾额(分展厅)、对联(展览主题),甚至是储存命运之册的(展示道具)的细节。细节描绘上均吻合如今博物馆在建筑实体,空间功能与分类,储藏展示的功能要求。同时空间秩序上层层递进,具有起承转合的线性节奏。收录书写判词的命运之册(展品)也有收藏的逻辑与标准:收藏遵循了按省分类,将按各省命名的十余个橱来储藏陈列,并按照人物重要性进行正册、附册、又副册的分类。从博物馆的视角来思考,可以说曹雪芹透过文字,设计建造了一所“命运博物馆”。

 中国收藏的传统

中国的收藏传统源远流长,从中国传统家具到建筑空间功能布局受到中国收藏文化的影响。中国传统家具中的博古架就具有展示陈列与收藏古玩珍宝之功能。“博古”为通晓古事古物,又被称为百宝格、集锦。博古架最早见于北宋、安置在宫廷、衙门庭作为陈设道具,明清时期博古架体积逐步缩小进入民间居室。博古架常见于书斋之中,用于放置古董器、书籍笔砚书画卷轴等。书斋是满足文人读书习字,且志趣相投之人品玩古董珍宝与书法绘画之所

宋代金石学兴起,文物收藏颇盛。北宋末皇宫建有宣和殿、崇政殿、保和殿、汲古阁、博古阁、尚古阁,专殿专项庋藏法书、名画、古籍、古玉、青铜器、印玺等。宋徽宗一生酷爱艺术,收藏更是集大成《宣和画谱》、《宣和书谱》《宣和博古图》记录收藏中精选的绘画、法帖和青铜器。 仅书画政府还设立相应的收藏、鉴定、分类整理、装裱以及用印机构制度。收录青铜《宣和博古图》纪录自商唐代收录的青铜器精华18大类839,按年代编排,成为研究青铜器的重要史料。至明清紫禁城宣和殿、武英殿专殿收藏珍贵文物。《西清古鉴》、《秘殿珠林》、《石渠宝笈》等用楷书系说、绘图精审记录皇家收藏,例如乾隆皇帝一生的酷爱收藏,藏品蔚为大观。

这种从民间到皇的收藏成为现在博物馆藏品重要来源,并且为研究深入开展提供了重要的文献史料。这其中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即收藏存在着“马太效应”。透过收藏传统理念通过经济权利的杠杆将藏品不断汇集从个人收藏到大藏家,从收藏到规模收藏民间收藏到皇家收藏的收藏秩序不断汇聚,最终以大收藏家或皇家收藏为代表、藏品繁盛象来表征不同门类的文化艺术,同时也具有程度不同的收藏、研究、教育与展示功能。

:宗教博物馆功能分析

敦煌石窟为例分析中国的宗教博物馆功能可以发现:僧人长途跋涉经卷藏于此对应了博物馆的收藏功能;僧人禅窟坐禅修行对应博物馆的研究功能;石窟建筑形式的发展变化适应了博物馆陈列展示内容的丰富与空间功能的复合要求;用来描绘西方极乐世界的经变画、解释佛经故事的壁画、塑像对应着在根据展览主题在博物馆空间中二、三维的艺术创作;石窟面向众人展示宣传教义,对应着宗教题材的展示、传播与教化功能。从中可以看出:宗教石窟确是中国宗教主题的博物馆满足了博物馆收藏、研究、陈列展览设计、文化传播与公共教育的各项功能

结论

通过本文的论述,笔者对博物馆起源与沿革研究的西方一元论提出质疑中国博物馆的起源与沿革潜藏于中国文化之中,并非为舶来品。中国有着自己的博物馆起源与发展脉络。这其中有纪念先贤志士、传承儒家文化的纪念性博物馆(曲阜孔庙)、蕴含天下观念的皇家动植物博物馆(上林苑)、宗教博物馆(敦煌等石窟根据宗教主题内容进行艺术创作经变画、本生故事)、石类专题博物馆(碑林)在历朝历代中也在不断修缮与丰富收藏、文艺作品中也有博物馆雏形的描写(太虚幻境)等。但在清朝闭关锁背景下,中国近现代的博物馆事业举步维艰,发展也西方。中国博物馆在发展之中总体呈现主体意识为主导、博物馆实体与宗教哲学等思想意识为表里关系的文化集合系统。中国博物馆呈现出以对文化的传承发扬为本体,因地制宜且贴合文脉的建造思路,并积极开展收藏研究、展示、教育基本范畴的文化机构。中国博物馆作为一个完整的文化体系,涉及多个学科领域,有着自我结构的体系。笔者希望以此文抛砖引玉,中国文化体系里重新系统找寻与梳理构建博物馆中国起源论

而在今天中国大地上博物馆如火如荼的建设热潮之中,如何去思考与梳理我国博物馆的起源与雏形;如何让博物馆成为知识的载体,能够透过文物穿越时空去与古人对话;如何在博物馆中身心入境的领略中国文化与艺术之美;又如何将博物馆营造为中国文化尊崇之境,文明的圣殿……种种的问题似乎都可以在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的文脉之中重新审视,寻找答案。

参考文献:

[1] ()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622月第一版。

[2]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M]永乐大典本,扬州: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19987月。

[3]何清谷:《三辅黄图校释》, [M]北京:中华书局,20056月第一版。

[4]袁河校注:《山海经》[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7月第一版。

[5]徐勇民著:《新建文档——徐勇民札记》[M] 武汉:湖北美术出版社,2015年第一版。

[6]乾:“太虚幻境”中的中国博物馆的雏形》[J] 西北美术20173

 湖北美术学院讲师武汉理工大学与湖北美术学院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

基金项目:现代公共视觉艺术设计研究中心重点项目JD-2015-02);湖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2015259);时尚艺术研究中心项目(IFA-2015-0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