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鸣
·宣恩:“薅草锣鼓”田间助兴
·郧西“乞巧”习俗至今保留完好
·汉川的传统岁时节令
·应城喝“靠杯酒”的起源
·孝感“六月六”习俗
·黎元洪学术研究座谈会会议综述
·凤文化研讨会征稿启事
·挥毫泼墨魅力荆楚 乐育文诗词书法展在省图开展
·憧憬的梦
·“海峡两岸屈原文化论坛” 在宜昌武汉大学学术交流中心隆重举行
·两岸三地将首次共祭屈原
徐海东大将之女徐文惠忆父亲 与河南有不解之缘
    日期:2010-10-29

徐海东大将之女徐文惠忆父亲 与河南有不解之缘

徐海东大将之女徐文惠忆父亲 与河南有不解之缘[0]
徐海东大将之女徐文惠   

“在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领导人中,恐怕没有人能比徐海东更加‘大名鼎鼎’的了,也肯定没有人能比他更加神秘的了……”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这样写道。

徐海东,窑工出身,英勇善战,有“徐老虎”之名;打仗10年,9次负伤,身上留有17个窟窿,8次穿膛而过,被誉为“中国的夏伯阳”;他前半生在枪林弹雨中度过,后半生在病床上度过,但毛泽东说“徐海东是对革命有大功的人”。

徐海东大将的女儿徐文惠对记者笑言:“爸爸和我都与河南很有缘。”

“出身最苦的将军”

徐海东大将的一生都与河南有着不解之缘。1900年他出生在湖北省大悟县徐家桥,这里与河南信阳的新县、罗山县仅一山相隔。

“父亲曾告诉我,他小时候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或穿过一件新衣。”徐文惠说,徐家六代都是烧窑的窑工。父亲一家32口人,却只有半亩地,6间房。从他懂事起,便跟着爷爷开始了长达11年的“窑工”生活。

徐海东少年习武,爱打抱不平。1925年春,在同乡好友的带动下,他毅然投身革命,同年加入共产党。因英勇善战,“徐老虎”的威名很快就传遍了大别山。

1929年,徐海东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年关暴动。国民党还乡团对他恨之入骨,将徐海东的27位近亲、39位远亲残忍杀害——如今,徐家桥还留有徐家的合葬墓,墓碑上刻着徐家被杀害的66个人的姓名。墓边的纪念碑上有徐向前元帅的亲笔题字:“光荣流血”。

得知此事,将军指天发誓:“大仇不报,誓不还家!”

“对革命有大功的人”

2005年8月,本报曾与陕西三秦都市报、甘肃兰州晨报三报联动,历时一个多月,重走红25军长征路,记者是报道组成员之一。

红军长征史上,红25军是一支神奇的部队:他们出发时不到3000人,到达陕北时是3400多人;他们一路打胜仗,不仅打出了一块鄂豫陕根据地,还将自己武装得兵强马壮;他们是红军长征的北上先锋,首先到达陕北,迎接了主力红军北上……红25军诞生在河南、从河南开始长征,红25军的军长正是徐海东大将。

1934年11月16日,红25军高举“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大旗,从信阳新县何家冲出发开始长征。1935年9月15日,他们胜利到达陕西延川永坪镇,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这年的冬天,中央红军到达陕北。爬雪山、过草地,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中央红军,此时几乎弹尽粮绝。毛泽东派人找到徐海东商量,想借2500块钱,解决中央红军吃饭穿衣问题。只剩下7000块钱的徐海东毫不犹豫:“留2000块,拿出5000块,送中央。”

毛泽东曾说:“徐海东是对革命有大功的人。”

从小随父“南征北战”

70岁的徐文惠属于那种永远不会老的人。她身着红衣,手拎红色挎包,笑意盈盈,让人很难相信她的年龄。和记者聊天,她亲切地拉着记者的手,如一位熟识的长者。

“4个月大的时候,我就开始跟着爸爸南征北战了。”徐文惠笑言。她1939年5月出生在延安。当年9月,父亲随刘少奇调往华东新四军。“一路上,爸爸一身国民党少将军服,少奇伯伯改用化名,扮成父亲的秘书,抱着4个月大的我,前往华东。”

在确山县竹沟的新四军办事处,“少奇伯伯和我们家住隔壁……”徐文惠说,她有孩子后,妈妈教她给孩子洗澡,“妈妈是童养媳出身,她说当年在竹沟,是少奇伯伯手把手教会她给我洗澡的。少奇伯伯和爸爸常常聊起这段日子,每次都会乐得哈哈大笑”。

“当时部队一转移,我和哥哥徐文伯就被用筐子挑着,一头是我,一头是哥哥。我小时候特别调皮,上房子上树,早上穿的衣服到下午就烂了。‘你性格像你爸爸,天不怕地不怕’,少奇伯伯总是这样说我。”徐文惠笑言。

“文革”中,徐文惠被关进了监狱。“他们说我是反革命,我怎么也想不通。”徐文惠说。

“中国的夏伯阳”

徐海东大将被誉为“中国的夏伯阳”。将军半生戎马,留下许多传奇故事——将军闻战则喜。不战,则病发,精神恍惚;战,则病愈,精神焕发。将军自言,作战为治病之良药。

每次大战之后,将军倒头即睡,雷打不动,短者一天一夜,长者两至三日。将军睡后,部属皆不安,既忧其醒,又忧其不醒。将军醒,皆喜形于色,奔走相告也。

将军喜骑白马驰骋沙场,扬鞭奋蹄,疾如迅雷闪电。若见畏缩不前者,贪生怕死者,违反军纪者,必挥鞭挞之。故红25军将士见白马至,无不踊跃向前,英勇杀敌。

将军曾多次让官。他说:“我这个人打仗有瘾,走路有瘾,以前喝酒也有瘾,就是当官没有瘾。”

…………

聊起这些故事,徐文惠笑个不停。她说,前几年,她曾沿着爸爸的足迹重走红25军长征路,沿途听到了许多爸爸的故事。“有天晚上,大家累得不行,随便找个地方就睡着了。这个时候国民党的军队上来了,我父亲骑着白马,拎着棍子,从团长、政委到连长、战士挨个敲,在一个村里撵出了200多人。”徐文惠说,叔叔们告诉他:“要不是将军那一棍子,我们全死了。”“你爸爸打起仗来是个凶老头,打完仗是个好老头。”

1955年,徐海东被授予大将军衔。将军闻听,对看望自己的周恩来说:“总理,大将军衔,受之有愧啊!”周恩来动情地说:“海东同志,授你大将军衔,不高也不低,恰当!” (大河报 首席记者路红文记者平伟图)

关闭